掌上赛马会彩票网
首页 > 赛马会彩票安卓版下载中心 > 魅力赛马会彩票网 > 城市写真 > 正文

小城无雪

冬。腊月二十七。外面暖暖的风。

过了年我就要离开这座小城,于是偷来半日闲暇,沿着常去的小路爬上山顶。

小路仍是那样起伏蜿蜒,黄土的路面嵌着些石子,走上去,脚底感受的是不同的圆润或梭角分明。到了山顶,晴朗的日光下,清晰的望见附近座座小山包都换颜成青黄相间,一览无余的承载浓浓冬意。更远处的豹务山顶一条小道如细线般在峰顶山间盘绕,更给人一种穿行在云端的仰望。

也曾经无知的想过在遥远的山顶、那条云端之上的小道间驻足停留该是种怎样的奇异感受,思绪如同身临其境般竟令人无限神往。

小路的两旁是长的高高的蒿草,依旧在延续着这个冬日的寂静,瞧着那些暗绿中夹杂着半截枯黄,只是从中己开始渐渐能领悟些春的意韵。耳中聆听着欢快的鸣叫,各种不知名的鸟儿早已不知疲倦的在草从中进出、忙碌,是否也在感受到春天的脚步己临近?

风轻轻的拂在身上,暖暖的。我停下脚步,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熟悉了整个冬季的寂寞场景。脚下早己枯萎的野菊还顽强的挂在矮小的枝头,在风中摇曳,不肯离去。不远处的山坡,茂密的树丛披着暗绿的冬装仍在沉睡中。而草木森森处,隐然现出簇簇浅白的花骨朵,那是本地特有的木姜子花。冬,似乎早已过去,春,却还未来到。在这腊月时节迎冬开放的花,总能让我感到些钦佩。

四周很静,足以让人安定下来细细品味这个季节,这是一种寂寞心情,还是种不舍的延续?我猜不透。只有狭长的小路仍那样令我熟悉,仿佛在下个转角就不知会蜿蜒至何方。站在山顶,俯瞰着山脚下的小镇。那是座因水库移民而建的新城,整洁的街道两旁,是一幢幢新修的楼房,纵横交错的城镇布局,透出一股新兴的气象。

镇上的集市己透着浓浓的年味。熙来攘往的人们脸上,带着一种对新生活美好的向往。偶尔几位匆匆而行的路人,还携着远方的仆仆风尘,经年的游历归来,他们惊诧着家乡的巨大改变,仿佛怎么也看不够。试想漂泊在外那份对家乡的念想,此刻是否早己化作一缕乡愁,融入回家的那份渴望。

时间已是下午,集市上涌动的人潮已开始渐渐散去,只有那还在洋溢的欢笑声,才使得远方归来的人们不再觉得孤寂,而是停下脚步,享受着小镇独有的默默温情。突然间自己才发觉,原来寂寞与欢笑间相距是如此的近。

凝望着这座自己工作和生活了八年的小城,心中已思虑万千,脑海中不觉回想起移民搬迁时与同事一起挑灯忙碌的那些夜晚,想起走村入户挥汗如雨的那些日子……此时心中竟有种对往日的莫名牵挂。记得老镇上那条狭长的石板小巷和两边低矮破旧的房子、记得学校门前那家常常不按时营业的孤零零的小商店、还有那位爱笑又厨艺妥妥的食堂大师傅老窦……这些记忆里的人和事,如今早已随着沉入历史的老镇一点点的被时间流逝。尽管回忆是那不经意的瞬间,但心底那份最真挚的情感己被深深触动。

黄昏,起风了。风中,似乎带着遥远山间的花香,来不及有太多感言,旋即便带走地上几片枯叶。明天是腊月二十八,也是我该离开这座小城的日子,纵然有些不舍,此刻心头却是暖暖的。因为我知道,这个冬季,小城很温暖,也注定不会下雪。(洪江市水库移民管理局 作者:唐辉)

责任编辑:熊雪姗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